刺客の亂戰——《刺客信條》

影片根據育碧著名游戲《刺客信條》改編而來,是一部游戲改編電影。

鑒于有史以來鮮有游戲改編電影成功的案例,觀眾們對這部影片不要報以太高期望。如果是沒有玩過游戲的觀眾,只需要把本片當做一部跑酷動作電影,如果是《刺客信條》系列游戲粉絲,那就來感受一下法鯊的信仰之躍吧。

電影版借了《刺客信條》的殼子,講述了一個屬于自己的故事。

在影片中,大家主要分為兩派勢力。

一派是圣殿騎士,他們致力于建立一個絕對服從的社會,鏟除所有持不同意見的人士,并且要借助伊甸蘋果的力量,消滅所有人類的自由反抗意志。

另一派則是刺客組織,他們身處黑暗,心向光明,在黑暗中為人們送去光明。他們則一直阻止圣殿騎士的計劃,讓大家奮起反抗極權統治。

圣殿騎士組織發展地越來越好,若干年后成為了大財團,勢力龐大。他們一直在尋找伊甸蘋果,想要實現最初的夢想。

而刺客組織則人丁凋零,到了卡勒姆·林奇Cal Lynch這個年代,只剩下他一人,甚至需要依靠圣殿騎士的力量才能茍且偷生。

圣殿騎士組織想挖掘卡勒姆·林奇封存的記憶,尋找數百年前被藏起來的伊甸蘋果。卡勒姆·林奇則在挖掘記憶的過程中,重拾祖先遺愿,全力阻止圣殿騎士。

兩派陣營都劃分得如此清晰了,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電影也不需要設置多么復雜擰巴的人際關系和理念訴求,直接用簡單粗暴的二元法將兩種勢力創建在對立面。

在高舉自由平等的大旗下,觀眾們只要跟著刺客們阻止圣殿騎士,釋放人們心中追求自由的意志就行。

作為游戲改編電影,《刺客信條》的主要看點還是還原游戲中的種種經典場景。

電影的優點也集中于此,大量細節做到高度還原游戲場景。武器好評、服飾好評、戰斗戲好評,游戲粉絲可以在影片中找到種種影子。

作為一部電影,細節的高度還原是加分項,而不是決定項。

或許死忠粉絲在實地游覽圣索菲亞大教堂時會熱淚盈眶,但在觀看這部《刺客信條》時,絕對不需要淚目。觀眾們總不會因為一把刀或一次跳躍就大呼小叫,本質上電影的主要目的還是講故事,而粉絲向的電影這是借助不同類型游戲在換殼,動作電影依舊是動作電影。

《刺客信條》影片中多次出現主角們在歷史名城召開跑酷運動會的鏡頭。

主人公飛檐走壁上躥下跳,可以給粉絲熟悉的感覺。就和《波斯王子》是個體操游戲一樣,《刺客信條》也是個跑酷游戲。除此之外,好像也就沒啥了。

影片主要任務還是要講好故事,單憑致敬和還原很難支撐起來。尤其是借助游戲IP的改編電影,另起爐灶不要緊,關鍵要能夠講好一個自洽故事。

依靠偷襲的刺客變成了和精銳部隊硬剛的狂暴戰士,打得雖然好看,卻少了刺客的味道。前面幾段戰斗戲觀賞性娛樂性都不錯,借助卡勒姆·林奇的喚醒記憶過程,將幾段動作戲有趣的串聯起來。結尾的刺殺卻讓影片看起來頭重腳輕,意猶未盡之感油然而生。

或許不能自圓其說也是致敬的一部分。即便影片中出現一些觀眾們覺得可能是bug的地方時,大家也不要驚訝,說不定這些bug也是在致敬育碧呢。

No thing is ture and every thing is permitted.

We work in the dark and serve the lights.

We are assassins.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超积分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