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VS上海:“活著為了工作”還是“工作為了生活”?

創業,互聯網,合作,伙伴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DT財經(ID:DTcaijing),作者:羅鈺婧,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Costco開業你去現場了嗎?人口普查似的排隊場面對于上海人來說已經不稀奇,畢竟當新鮮的商品或是業態來到中國時,上海常常是第一站。但當Costco的新聞不斷發酵的同時,在互聯網的角落里也有一群人提出了自己的疑問:Costco什么時候來北京?

北京和上海,一個政治中心一個經濟中心,中國人心里的紅玫瑰和白玫瑰。它們的關系如同肯德基隔壁的麥當勞,耐克對面的阿迪達斯。它們是所有社會生存類話題的常客,也是絕大多數城市比較文章的主角。它們集聚了最豐厚的商業社會文化資源,城市性格卻截然不同。而選擇不同的城市,可能就決定了不同的人生。

那么北京和上海,到底誰更適合你呢?DT君建立了一套“青和力”的評估體系,從三個不同需求層次,建立了 8 個一級指標、 24 個二級指標、 70 個三級指標,來詳細比較這兩座城市的優劣特點,幫你精準決策。

這套評估體系的結果顯示,上海和北京的“青和力”幾乎同分,遙遙領先中國其他城市,但分項指標成績各有千秋。這意味著,對于年輕人來說,兩個城市具有同樣強大卻又特色迥異的吸引力。

1

北京:奮斗青年的天堂

北京的優勢主要體現在硬實力上。

雖然在GDP總量、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線上消費總額等方面,北京稍弱于上海,但由于少了近 300 萬人口,人均指標上北京稍勝于上海。

北京在第三產業上的發展也領跑全國。 2017 年其第三產業GDP占比為80.56%,高于上海的69.18%。一般來說,第三產業GDP占比越高,說明該地區的經濟結構越好。發達國家的第三產業GDP占比一般在70%-80%之間。

雖然略低的三產占比數字,不一定就說明上海的城市發展硬實力不足,因為以制造為優勢的德國也差不多是這個數字。但在我們這一以年輕人為核心的評價體系中,第三產業即意味著能提供更多、更理想的工作崗位,更有利于吸引年輕人。

知乎專欄作者林安有一篇關于京滬生活對比的文章,也突出了兩座城市工作機會上的差異。她表示,在互聯網、傳媒、文化娛樂等多個行業,北京的機會要多于上海。

細數那些讓大學畢業生垂涎的知名企業,北京的中國 500 強企業數量是上海的 3 倍,新經濟上市公司(包含TMT、互聯網、醫療技術等高科技行業)數量比上海多三成,獨角獸公司數量和創業能級比上海翻倍。

連續創業者Elad Gil曾在全球技術中心分布趨勢的分析文章中《Industry Towns - Where You Start A Company Matters》說道:科技產業具有強烈的集聚效應。底特律之所以能成為汽車中心,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福特汽車公司和奧茲莫比爾汽車公司碰巧都在那里開業。其他企業和供應商為向福特和奧茲莫比爾靠攏,就都把公司搬到底特律。于是一個工業城鎮就誕生了。

人才也同樣如此。擁有較高職業理想的年輕人更傾向于選擇能夠提供肥沃創業土壤與豐富就業機會的城市。而眾多的知名大公司為北京青年提供了更多的優質崗位。

而根據智聯招聘數據,上海的大公司(員工數量在 1000 人以上)招聘需求數量差不多是北京的3/4,應屆畢業生員工的招聘需求也少了約10%。而在所有招聘崗位中,年輕人更偏愛的前沿行業占比數字,上海也比北京要低約15%。

尤其是在IT服務、計算機軟件等領域,上海的崗位占比比起北京少了約三成,媒體/出版/影視/文化傳播行業也不到北京的一半。

對于在北京從事新媒體工作多年的李華來說,非常符合現實。雖然身邊不停有人入職離職,但他們通常不會離開北京。“因為一旦離開北京,就很難找到同等分量的工作”,李華告訴DT財經。

不過,優渥的就業資源和經濟實力的背后是北京青年們普遍的知識焦慮。相比上海,北京青年在線下學習場所、知識付費等硬核學習提升方面非常投入。根據網易云課堂數據顯示,北京知識付費規模比起上海多出了近40%,妥妥坐穩了頭把交椅。知乎上,北漂焦慮的問答也屢見不鮮。

也許正是如此,多的是一邊在北京“追夢”,一邊又吐槽北京沒有生活的年輕人。

2

上海:更具煙火氣息的欲望都市

“我們在這兒迷惘,我們在這兒尋找,也在這兒失去”不光是一句歌詞,也是北京居民出行時的真實寫照。

“剛去北京覺得城區好大,不跨區都要在路上花1. 5 個小時。如果‘不幸’跨區,單程可能就要花 2 個小時——就像是一場短途旅行。”不光是林安,對于其他生活在北京的居民來說,這種日常出遠門的現象是一種普遍存在。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說過一個段子:在北京談戀愛,只要不在一個區都算是異地戀。若是一個住在海淀、一個住在通州,想要約會的話只能是“拜拜了您嘞”。

顯然,北方城市更加開闊與粗獷的城市規劃特色,在講求供應密度的便利性建設上確實不占優勢。而在上海,從浦東國際機場到虹橋國際機場橫穿整個城市坐地鐵也僅僅需要1. 5 小時,這還不包括磁懸浮、機場大巴等特定便捷交通。此外,隨處可見的全家、羅森、7-11,以及遍地扎堆的網紅餐廳,共同構建了更加便捷舒適的生活。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愛德華·格萊澤就曾說過:城市并不僅僅是高水準收入而已,城市同時也要能夠提供健康、文化的創新和自由。生活的滿意度在城市中也非常重要。

除了生活的舒適與便利,上海“摩登”、“時尚”的城市氣質也是吸引年輕人的一個重要加分項。在大眾品牌偏好度上,北京和上海的整體差距不大,然而在一些潮流品牌上,北京就不似上海那么“洋氣”了。上海無印良品門店數量比起北京多35%,星巴克數量甚至比北京多出一倍。

同時,上海還是全球知名品牌的“首店聚集地”。號稱“世界上最好吃漢堡”的Shake Shack于 2018 年在上海新天地開出中國首店;當時全球最大,亞洲首家的星巴克臻選烘焙工坊選擇在南京西路開業。愛馬仕、路易威登、Vera Wang等奢侈品牌登陸中國時,上海也是首選。

充斥著一線大牌的購物中心遍布全城,是 90 后對上海這個摩登繁華大都市的第一印象。截至 2019 年 5 月底,上海比北京多開了 53 個 3 萬㎡以上購物中心,購物中心內可選擇的品牌數量也多出近 3 成。

上升到要滿足精神生活的更高需求,上海同樣立穩了欲望都市的“城設”。

中超积分最新